闵爷的SWWWAG

【all耀】囚犯—01

听风吹雪:

*监狱play


*主联耀



这座外表犹如教堂一般的建筑高耸入云,窗上的玻璃画巨大斑斓,灰暗的灯光仿佛是瞌睡人的眼睛,四处弥漫着罪恶的气息。



这里是恶魔岛监狱,令世界上所有罪犯闻风丧胆的地方。



王耀被戴上脚铐,和其他新来的犯人们排成一队站好,四周围绕了一圈手持警棍面容凶神恶煞的狱警。大厅阴冷的空气死一般的寂静,王耀毫不怀疑如果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狱警就会直接打断他的腿。



随着一阵清脆的皮鞋声,身穿绿色军服黑色斜肩皮带的典狱长走到众人面前。



王耀眯起眼睛将这座监狱地位最高的男人打量一番,金发碧眼,眉毛很粗,似乎是盎格鲁人种,希望不要是个纯粹主义者。



亚瑟柯克兰居高临下地环视了一圈这批新人,最终目光停留在队伍中唯一的亚洲人,王耀身上。在所有犯人之中,只有那个亚籍男孩敢抬头看他。勇气可嘉,只是在这个监狱里,勇气属于最不可要的品质之一。



何况,这个男孩似乎漂亮得有些过分了。



王耀的眉眼生得极美,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尤其勾人,五官线条柔和,黑亮如缎的长发散在肩上。像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这样一张脸,没有自保能力,神情又如此倨傲,未来在这个监狱里的日子可以想象。



亚瑟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唇角在军帽下扬起一道冷硬的弧线:



“在这里,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我的规则是绝对的。任何法律,人道,如果有违我的规则,通通无效。我就是你们的上帝。”




王耀注意到在典狱长强大的气场压迫下,站在他旁边的一个罪犯小腿肚在微微发抖。



狱警们得到“上帝”的指示,指挥着囚犯们排队去清洗消毒。所有人都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高压水枪前被冰冷的水柱冲洗。



一个狱警发现典狱长在看自己,连忙摁着帽檐小跑过去。黑暗中,亚瑟祖母绿的瞳孔发出幽邃的光芒。


“不要剪那个亚洲人的头发。”



狱警愣了一下,低头答“是”。



囚犯们领了囚服之后却不能立即穿上,而是伸出右臂,排队等待着注射式消毒。



弗朗西斯是这里唯一的医生,所有的囚犯第一眼看到他时都会产生一种看到初恋的错觉。那是因为他的优雅在这座黑暗而血腥的监狱中格格不入,白大褂也上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反而是淡淡的玫瑰花香。不少囚犯为了去医疗室见他一面,不惜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王耀一手抱着衣服,另一只即将注射的手微微颤抖。没办法,他不喜欢针头一类的东西,哪怕明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仍是忍不住生理性害怕。



看到进入这座监狱的囚犯中还有害怕打针的,弗朗西斯也是有些稀奇。而是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男孩。他看着王耀,眸中含笑,“不要怕,哥哥会很轻的哦。”



细长的针头戳进王耀的血管里,干净利落地将针管中的液体注射进去。



接下来的一段路要经过集体牢房,每次有新囚犯入狱对老囚犯们来说都是一场不可错过的盛宴,有势力的头目会选择自己看中的新人,好好“招待”他们。



这一次的新人队伍里,落在王耀身上的目光最多。那些目光中不乏猥琐之辈。



“哦,Fish,你是我今年见过最美的人!”


“sister,今晚就来一发如何?”


“三根香烟,我赌阿尔会看上他!”


“安静!都给我安静!”



下流的口哨声,铁门撞击声与狱警的呵斥声交织在这座哥特式的监狱中。



监狱一共七层,其中两层地下室,据说住的楼层越高的囚犯身上背负的罪名就越可怕,在这座监狱中的地位也越高。第七层常年只有两个人,伊万布拉金斯基和阿尔弗雷德琼斯。这是所有罪犯甚至狱警都不敢惹的两位。



而今天第七层终于又多了一位。



押送王耀的狱警在核查了数遍王耀的牢房号码后,不禁多看了两眼这个样貌弱不禁风的男孩,好奇他究竟犯了什么样的罪责。



与其它楼层的嘈杂喧闹不同,第七层格外安静,狱警把他押送上来了之后,说了句“老实点”便匆匆离去,仿佛一刻也不想多留,连牢房都没送进去。



不过想想也是,第七层这么多间牢房,一共才住三个人,一个人住三间都嫌多。



空气安静得有些诡异,王耀一边打量着四周环境一边朝里面走。渐渐地传来喘息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王耀寻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一间牢房。



一个男人正在骑在另一个人身上驰骋。他扣住身下那个满面潮红的小可怜的腰肢,一边揉捏着臀部一边冲刺。男人有着一头张扬的金发,眉尾高扬,金丝框眼镜遮住眼中的锋芒和欲望。



他的表情十分享受,还有空抬头和王耀打招呼:



“Hey,我叫阿尔弗雷德,你是新来的吗?”



王耀点点头,随便找了个空床铺,坐前拍了拍灰,“我叫王耀,是今天新入狱的囚犯。”



阿尔饶有兴趣地把王耀从发尖到脚趾都打量了一遍,挺腰撞击的力道更大,顶得他身下的人连连求饶,阿尔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王耀身上。



“你真漂亮,有没有兴趣一起来?”


他身下的人颤抖了一下,瞥了一眼王耀,脸色晦暗几分,紧紧夹住了阿尔的腰。


王耀还没来得及开口,眼前突然一黑,一只手挡在了他眼前,连带腰被一搂,半跌进身后人的怀里。王耀为了稳住重心随手拽了一下,摸到了十分柔软的面料触感,有点像围巾。



耳边传来“kurokuro”的笑声。



“你会把他带坏的,阿尔君。”



TBC.


——————


极其纠结让谁先吃到耀君

评论

热度(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