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爷的SWWWAG

【露中】绝代老王03

鹤芥:

*标题搞事,文风放飞
*俄罗斯大使×村官的爱情故事
*OOC,爱到深处就是黑
*略污


瞅着伊万一脸小媳妇样儿,王耀登地一下只觉脑内发白,推着伊万往树林里走了去,省得哪家黄花大闺女见了这德行回家去长了针眼。


“……你这傻逼就这样理解中国话的?”


“有啥不对吗?”


“不对?亏我还觉着你疙瘩话说得挺顺溜。”


王耀悻悻地跟小伊万大眼瞪小眼,蹲下身两手一扒拉,露出了伊万光滑白净的屁股蛋儿,忍住不往上踹个两三四五六七八脚,


“得,伊娃子你还是换回去吧,我都觉着你兄弟憋得慌。”


伊万望着王耀只觉脸上发烫,身上却被风吹得凉嗖嗖的,身下也是凉嗖嗖的,晃晃脑门,好像听到了点水声。他套回自己的长裤将裤管往上一撸、一扯,嘶拉拉地就扯下了两大块布片,笑说自己腿上这手撕长裤管有几分在地里开时装周的意思儿,逗得王耀笑得一抽一抽。
 
 
等到回到地里,王耀一下水就差点被激出一句妈卖批,这水拨凉拨凉的,还夹沙,混在泥里的螺啊贝啊躺得倒是挺安分,就是硌得王耀差点被滋得泪眼汪汪。


“耀!”


“作甚?”


只听见啪叽一声,有啥坚硬又有点滑溜的东西糊了他半张脸,他气得转头一看,只见这伊万正踩在泥地里瞅着他刚刚的滑稽样儿发笑呢。


王耀气不打一处来,弯下身子往泥里瞎扒拉了好几下捞了只螺扔了回去,


“丢你螺母!”


伊万眼疾手快将这飞螺用大手兜住,也觉戏弄得王耀有些急了,赶忙从岸边捞了一抽秧苗到他眼前晃来晃去,绿油油的让人见着也变得宽容了起来,


“回去再慢慢丢我,咱还没开始插秧呢。”


“好,插秧,本王这村里长大的,就看有啥秧教不会你插。”


好像鼻子变长了,王耀摸了摸鼻尖,才想起手上还沾着一些泥。他一听到插秧嘴上就开始瞎嘚瑟,内里却是虚得慌。


说实话,老王家有钱得能上天,就差哪幺娃子勤劳朴实地去下地。王耀只觉插秧不就攥着像韭菜似的秧在泥地里扎来扎去,再不济伊万他一俄罗斯人咋会懂这些,带着他瞎耍耍把人忽悠了过去就成。


不料他捏着苗刚要下手就被伊万喊了停。


“耀……你不会是……没插过秧吧?”


“咋……咋……”


没料到这毛子还知道些门路,王耀羞得脸都红得赛村口陈老汉家种的大柿子。


伊万走近,扶着王耀的腰从后背贴了上来,


“你看要这样,”


他揪着王耀捏着秧苗的手,胯硬怼着王耀下腰,动作熟捻得让王耀怀疑人生。


“揪着它扎下去。”


伊万的鼻息扫在耳畔,让王耀觉着怪不好意思的。还好濠镜和嘉龙不在,不然被外国人反着教插秧准该被他们笑话自己成天称道自己是人民老农。


去年村里的南瓜大赛还是王耀得的冠军,其实都是濠镜的功劳。在濠镜日夜研究植物秧苗时,这位可怜研究员的大哥就只顾着蹲在水池里玩泥巴,捏一堆瞅瞅的泥人儿,然后冲濠镜傻不拉几地笑。


之后濠镜实在是被磨得烦了,给自己新培育出的大南瓜苗儿记上自家老哥的名字,交给村委时还特意换的正装,面容严肃大有一副逼位村长还势在必得的架势。


伊万把着王耀的手老半天,一愣神的功夫竟是将苗儿全给插完了。
 
 
回去路上王耀还以为是因为夕阳下自己这传承自老王家的优秀基因太过亮眼以致全村的大妹子见了他都捂着嘴笑,搞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回宿舍后往镜上一照才发现脸上不知啥时被伊万用泥画了只小王八,气得王耀立马发作,抄起扫帚就往那小毛子拍去,得亏村委们及时将他拦下嚷着国际爱与和平才勉强让王耀安定了下来改为弹伊万十几下脑门。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来解释你干啥在我脸上画王八。”


王耀呵了一口气,终是成功撒进了槽里。


“嗯,我听不懂中文。”


瞅着伊万这张穷凶极恶、嬉皮笑脸的可恶脸皮子,王耀甩甩腰,还没提上裤就想大跨步追着打上去。


今个儿那小王八可是毁尽了他在十里八乡大闺女们眼中建立起的伟岸形象,虽然那些大闺女们王耀是一个也瞅不上,但脸总不能随了这在他身边晃悠的小毛子那样啥也不剩……这叫啥来着,对,同化!


只赖这茅厕的扫地大爷忒不走心,王耀踩着了一石子脚底一滑差点没稳住,


“诶、诶、诶…诶…快扶……扶我!”


伊万见状又是眼疾手快冲到王耀身后用胸膛往那即将倒下的后背一接,正前胸贴后背之时伸手往王耀身下一抓……


“……你干啥?”


“扶你。”
 
 
夜里王耀吮着村长捎来的周黑鸭可得劲儿,望着伊万在卧房里全裸着出了浴,哧溜一声差点惊得连衔着的骨头都要掉了。


“大……大兄弟,把你那打底裤衩穿上,O那啥K?”


随意哦了声,伊万乖乖地把三角裤套上,还不忘走近叼走了王耀正含在嘴里啃得欢的鸭骨。


“诶,你!”


“嗯,我。”


他又叼着骨塞回了王耀嘴里,惹得对方对他的唾沫星子一阵嫌弃,


“呸……呸呸呸呸!”


–tbc

评论

热度(110)

  1. 闵爷的SWWWAG鹤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