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爷的SWWWAG

【ABO扑克】Disillusionment主线第七十九章

米熙酱:

突然更新


Disillusionment第二部3.24(星期六)晚8点一宣!


总预告、主线序章~主线CH59请戳→目录&链接(1)


主线CH60起请戳→目录&链接(2)






CHAPTER SEVENTY-NINE


STAGE ONE


    6月了。


    亚瑟·柯克兰坐在沙发上,轻轻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他的妹妹罗莎站在他身后替他用扇子扇风,亚瑟本想自己来,但扇了十分钟真觉得手臂有些酸了,只得交给妹妹来扇。


    他们正在国王的书房里,国王正坐在最大的书桌后面与第一骑士交谈。


    “王耀?王耀!”国王突然大声起来。


    “啊——”有些走神的第一骑士的思绪被这两声吼了回来,“对不起,国王陛下。”


    “你是怎么回事啊?”阿尔弗雷德不满地问,“刚才我说的你听进去了多少?”


    王耀扬起嘴角:“陛下放心,我全都记住了。”


    “哈?”国王一脸的不相信,“那你重复一遍给我听听?”


    王耀立刻将刚才国王所说的所有事务都快速重复了一遍,不仅一件不落,而且语言精炼。


    “你真是——”阿尔弗雷德气不打一处来。难道他在处理国政上永远都比不上王耀了吗?


    “好了,阿尔弗雷德。”亚瑟插话道,“第一骑士这不是都记住了吗?你少说两句。”


    “谢谢您,王后陛下。”王耀回了一句。


    国王的脸色更难看了,但王耀并未在意。第一骑士脑子里都是昨天拿到的那封来自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的信中的内容。


    ……梅花国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政收入和粮食缴收概况,亚萨特地区被特别标注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罗德里赫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


    王耀能直观地感受到罗德里赫已经徘徊在叛国边缘,只是长期以来的骑士身份让他无法干脆地彻底跨过那条界限。


    他是不是知道真相了?


    可那真相究竟是什么,连王耀自己都不敢说是百分百了解的。


    曾经要求罗德里赫答应的“永远不要留下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个人”,不知将来还有没有被信守的可能性了……


    “王耀?王耀!”国王又吼了起来,“你怎么又走神了?!”


    “啊,国王陛下。”第一骑士眨了眨眼,“非常抱歉,我——”


    “阿尔弗雷德。”王后再次开口,“我看第一骑士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王耀,你昨晚没睡好吗?”


    “是的。我很抱歉,王后陛下。”王耀顺势答道——他说的也的确是实话,罗德里赫的来信令他心里堵得慌,根本没睡多久。


    “阿尔弗雷德,如果没什么急事的话,让第一骑士去休息一会儿吧。天气渐渐热了,容易疲劳也再正常不过。他都在这儿站了快半个小时了。”亚瑟平静地说。


    “王后陛下,感谢您的理解与关心,不过不必了——”


    “王后让你去休息一会儿,你去休息就是了。”阿尔弗雷德依旧没什么好气地说道,他似乎有点儿因为王后的话而吃味,“下午两点半再到这儿来。”


    “——遵命,国王陛下。”王耀深深地鞠了一躬。


    阿尔弗雷德望着第一骑士离开,眼神颇为不悦。


    书房的门刚在王耀身后关上,国王就转向自己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妻子:“亚瑟,你为什么要替王耀说话?”


    “不想看你们因为无关紧要的事情而起争执罢了。”亚瑟让妹妹扶自己起来,“我可听不得争吵。现在天气逐渐热了,人也容易头脑发热,你应该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说到天气热了,你的食欲如何?”阿尔弗雷德关心地问。


    亚瑟撇撇嘴:“还不错。”


    “亚瑟,你又说谎。”国王没有生气的样子,但语气的确有些不满,“王耀昨天早上才告诉我,你除了正餐以外几乎吃不进别的东西。”


    “我明明对王耀说不要告诉你了……”亚瑟低声说。


    阿尔弗雷德笑起来:“亚瑟,你是不想让我担心吗?”


    “才不是。”王后立刻矢口否认。


    “你口是心非的模样真可爱。”国王笑得更欢了。


    “罗莎!”亚瑟脸颊通红,“去厨房拿一大盘水果冰沙来,我就不信今天冻不掉阿尔弗雷德·琼斯的牙!”


 


 


    平静的日子总是容易令人感觉时间过得飞快。


    但扑克大陆的平静总是那么珍贵,且令有些人心中感到隐隐不安。


    这一切都是假象吗?还能维持多久?


 


 


    梅花国皇城摩尔迦的树木也郁郁葱葱了。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从书桌后站起来,拿起手帕抬手擦了擦额头——他出了一层薄汗。他将此归咎于6月底连梅花国也热了,而且自己在王宫里永远穿着至少两层衣服。不过他也心知肚明,真实原因或许是他太紧张了。


    王耀没有给他任何回音。


    他不是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还记得最近一次与王耀面对面交谈时,王耀郑重地请他千万不要留下伊万·布拉金斯基一个人……难道王耀什么都知道?知道还瞒着他,就为了保住伊万·布拉金斯基?


    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罗德里赫没少思考这个问题。但最后他总能说服自己相信王耀——事实上,他是极其少有的几个知道王耀当年正是因为那件事而离开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人之一。


    罗德里赫低头看向桌上右侧摆着的一张羊皮纸,那是国王一早就让人送来的。罗德里赫能明显感觉到最近国王越来越不喜欢开口讲话了,连命令都要写了送来。


    明明只要当面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罗德里赫将那张纸拿了起来,发现国王是在提醒他要关注亚萨特的情况。


    是了,梅花国第一骑士自然知道,亚萨特在过去一个星期里连续下了整整七天的大雨。亚萨特的正常气候从来不是如此,而在去年夏天的大旱之后,作为粮仓的亚萨特本就遭到重创,这场引发洪涝的灾害恐怕会给亚萨特的情况雪上加霜。


    粮食是亚萨特居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如此这般的自然灾害,如果实际控制亚萨特大部分区域的黑桃国/统/治/阶/级/处理不妥的话,或许会引得/民/怨/沸腾吧……


    说什么关注亚萨特地区的粮食受灾情况和平民的日常生活,伊万·布拉金斯基真正关注的,不就是天灾可能会引发的/民/怨么?


    梅花国有多么渴望亚萨特,罗德里赫心知肚明。实际上,以国/土/面/积和/军/队绝对实力来说,梅花国都在黑桃国之上。可气候导致的粮食短缺使梅花国永远在人力方面落于下风,为了能保持与黑桃国不相上下的庞大/军/队/规模,梅花国半数以上的成年男性都或多或少与军队有关,而人数众多的军队又给粮食物资的储备造成了更大压力。


    如果能够夺来亚萨特附近的区域,对于强势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说必定如虎添翼。


    ……不过以高压手段一直维持规模庞大的军队,这个政策本身又能稳定多久呢?


 


STAGE TWO


    红色的遮帘被佣人拉开之后,短发姑娘低着头,双手轻轻提起了衬裙架。这条洁白的婚纱于她而言未免有些重了,因而她迈出的步子很小。


    “哇!好好看!”伊扎特·波诺弗瓦兴奋地喊着,几步跑上前,绕着穿着婚纱的诺拉·茨温利一连转了两圈。


    诺拉微笑起来:“谢谢你,伊扎特。”


    “伊扎特,过来好不好?”马修·威廉姆斯蹲下身来朝小男孩张开双臂,“你不能在这里乱跑,当心踩到诺拉小姐的裙摆哦。”


    伊扎特点点头,顺从地跑了回去。


    马修抱起小男孩,转向方块国的准王后:“您真是美极了,诺拉小姐。”


    “谢谢您,马修先生。国王陛下挑选服饰的眼光一向很好……”诺拉有些害羞。


    “我也这么认为。”马修赞同道。


    “……马修先生。”诺拉深呼吸了一下,“直到此刻,我第一次穿上这婚纱时,我才真正有了一点要成为方块国王后的实感。我还是很忐忑,也许按照弗朗西斯陛下心中所想,这个位子本该是属于您的……”


    “诺拉小姐,您是最合适的王后人选。请您相信上天的安排吧。”马修眼中带着点点温和的光芒。


    诺拉刚想再说些什么,屋外就传来侍从官的声音:“国王陛下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瓦修·茨温利跟着就走了进来。


    马修将小男孩放下,向国王行礼:“国王陛下。”


    “父王!”伊扎特蹦蹦跳跳地向父亲跑去,弗朗西斯蹲下身抱起儿子:


    “伊扎特,你是不是又给别人添麻烦啦?”


    “伊扎特今天很乖……”小男孩嘟起小嘴。


    “国王陛下。”诺拉的婚纱实在太过繁复,她行屈膝礼有些困难。


    “不必行礼了,诺拉。”弗朗西斯立刻上前,伸出一边手扶起了他未来的王后。国王将年轻的姑娘上下仔细端详了一番:“你真是美极了,诺拉。”


    “谢谢您,陛下。”诺拉回答。


    “……国王陛下,请问我可以先去准备伊扎特下午画画要用的工具吗?”马修轻声问道。既然国王和准王后的哥哥来了,他看起来实在是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四个彼此是家人,他又算什么呢?


    “嗯,你去吧。”弗朗西斯幽幽地望着他,“辛苦你了,马修。”


 


    马修回到走廊上时,心里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滋味。


    他与弗朗西斯之间,几乎找不到除了伊扎特以外的共同语言了。他从国王那儿听到的话几乎都是“辛苦了,马修”“谢谢你,马修”之类客气的感谢,但的确,除此之外他们还能谈些什么呢?


    马修·威廉姆斯,那个人马上就是别人的丈夫了,你还在期待什么呢?在决定来方块国王宫的时候,不是早就明白会是如今的局面了吗?


    他走到一处阳台上,眼光明媚。


    是吗?明天就是7月1日了啊。


    你准备好一个人过生日了吗,马修·威廉姆斯?


 


 


    “马修来信了。”黑桃国王后将尚未打开的信封放在了茶几上。


    “嗯。”没想到坐在书桌后的黑桃国国王只是应了一声,眼睛根本没有看向妻子。


    “你在想什么?”亚瑟狐疑地问。


    阿尔弗雷德站了起来:“亚瑟,我有件事想与你商量。”他绕过桌子向妻子走来。


    亚瑟挑眉:“关于什么?马修的生日,还是你的生日?”


    “我看起来玩心那么大的吗?”国王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转瞬即逝,“亚瑟,亚萨特的情况不好——不,应该说非常糟。”


    “难道雨还没停吗?”王后皱眉。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雨是停了,但亚萨特从未下过这么大的雨,准备不足,又是平原地区,流经的河流都已经水位暴涨,现在水全部积在城镇和农田里无法排出。大量积水使得救援寸步难行,物资也……”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亚瑟眯起绿色的眼睛。


    “稳定/民/心/最重要,所以我打算派王嘉龙去一趟,监督当地的救援与重建,安/抚/民/众。”


    “嘉龙还非常年轻,未必镇得住场。你为什么不派王耀去?”


    “皇城里没有人的医术比王耀更高超。”阿尔弗雷德牵起妻子的双手,“亚瑟,你怀孕已经八个月了,王耀不在,我不放心。我会将我的象征物交给王嘉龙的。你看这样可以吗?”


    “……好吧。”亚瑟眨了一下眼睛,“阿尔弗雷德,我认为以王嘉龙的能力,你也该给他一个骑士的位子了。虽然他还很年轻,但能力足够,而且这样也能方便他代/行/公/务。”


    “好。”阿尔弗雷德将额头轻轻抵在了妻子额上,“就在我生日当天破例给他封骑士好了,然后让他立刻出发去亚萨特。”


    国王垂下眼睑,在王后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STAGE THREE


    今天就这样过完了吧。


    马修·威廉姆斯安抚伊扎特入睡之后回到房间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他很疲惫,说不上是心累还是身体累,所以他不打算再说些什么了,一心只想洗漱之后扑到床上休息。


    但他刚点上一支蜡烛,就发现沙发上有个人影站了起来。


    马修怔住:“……陛下?”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没有应答。他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来。屋内光线太昏暗,马修看不清国王脸上的神情,尴尬地笑了一下:“呀,太暗了,我再点几支蜡烛吧——”


    他正要动的手被抓住了,呼吸也随之凝滞。


    “……陛下?”马修眨了一下眼睛。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等了好一会儿了。”国王缓缓地说,声音比平时低沉。


    “很抱歉,国王陛下,我——”


    “你在帮我照顾伊扎特,替我分忧。你在帮助我,怎么还向我道歉呢?”弗朗西斯站得更近了,“许多人都在帮助我,可我却不能为帮我的人做些什么。”


    马修本能地试图往后退,但他已经紧紧靠着摆放烛台的柜子了。他只能低下头避免与面前的国王对视。


    “别紧张,我只是以为你今天会过得有些不一样,但看起来你还是……”弗朗西斯忽然向前迈了最后一小步,伸出双臂将惊呆了的马修抱进了怀里。


    弗朗西斯没有用力,双臂只是虚搭在马修身上,但马修却一下子卸下了几乎所有防备,眼泪几乎立刻就要落下来——


    但没有真正落下来。永远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落下来。


    “马修,你不必这样。你得放松心态。”弗朗西斯抬手,将对方的脑袋轻轻靠在了自己肩上,“别紧张,别难过。看到你难受,我心里也会难受的。”


    马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闭着眼一动不动。


    弗朗西斯略略收紧了手臂:“生日快乐,我亲爱的马修。”


    马修突然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有人记得就好,尤其那个人是弗朗西斯。


    只要这样就好,他真的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了。他不愿意也不敢开口,可内心却在不断祈求着——


    更紧地抱住我,求你了,弗朗西斯。求求你……


 


 


    王嘉龙穿着一身崭新的红黑色骑士服踏上长长的红毯时,礼堂里彻底肃穆了。


    黑桃国国王和王后坐在高台之上,注视着黑发少年稳步走来。


    王耀站在高台之下的最前排,此刻也凝视着自己徒儿的身影。


    身后得他推荐提拔而成功任职的财政大臣笑着说:“王耀先生,当年我也是这样,在人群里看着您被先王封为第一骑士的。”


    王嘉龙已经在国王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嘉龙,他比我幸运,未来的道路也一定会比我顺利。”王耀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答。


    阿尔弗雷德·琼斯手持宝剑,剑尖落在黑发少年的双肩上。


    “我,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今日在此,封王嘉龙为第十骑士。”国王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


    “第、第十?”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王嘉龙能力是很强,但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就直接排进国王直属的骑士前十位了?


    “不愧是您的徒弟啊,王耀先生。”财政大臣别有深意一般地微笑起来,“祝贺您。”


    王耀微微扬起嘴角,没有回答。


    没错,就是这样,然后一步一步地,总有一天……



评论

热度(173)